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副所长 >

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的肺腑自白

发布时间:2019-07-04 10: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我曾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治安警,多年前不找关系、不送礼,过关斩将以多轮的满票当上了副所长。

  派出所是全国公安机关最小的战斗单元,也是一个脏活累活无处可扔的最后一个 “垃圾场”,充当着公安机关乃至整个社会的“排毒”功能,如果再不去拯救基层派出所,任凭这种形势和情绪蔓延下去,崩溃的看似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城门失火,殃及的岂止是池鱼!

  几乎从我当副所长的那年起,公车管理陡然异常严格了。不要说开回家了,就是出门都要报备登记并填写行车路线,上报油耗,而且晚上一律停在派出所,监控直接连接上级公安部门。

  由于开公车报备手续太麻烦,后来干脆很多事都开自己的车去,甚至因为公车车况太烂,为了自己的安全,连出差都开私家车去。

  我们派出所每天接警约四十起,且每年打击违法犯罪二百余人,使用公车出警、调查、取证、抓捕、提审、送押频率特别高,这还不包括侦查后未破案、抓获后未能处理的情况使用车辆所做的无用功。

  很多民警特别是能干的民警,本来就案子多,开自己的车干公家活就比别人多,心里不平衡这。这样一搞,一直以来的委屈集中爆发了:“有车就干,没车滚蛋!”

  绝大多数的一线民警认为,王文军脚踩周秀云的头发是不妥当的,回所报复殴打周秀云的丈夫是违法的。如果因此判王文军的刑罚,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

  而王文军出警过程中遭到周秀云及其家人的阻碍执法,现场制止并无过错,而周秀云的家人也没有因阻碍执法受到相应的惩罚,这让所有的一线警察人人自危、明哲保身。

  很多一线民警都说:“出个警,干个工作,回来竟然成囚犯了?她捏了我的蛋,我竟然还不能还手?干工作能出事,不干活就没事了呗。”

  现在很多消极出警的民警,对任何事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宁可自己窝囊一时,也不让麻烦粘自己一世。

  如果说王文军的事件废了公安机关的被动处置,那在北京雷洋案中的邢永瑞等涉案警务人员的事件就废了公安机关的主动出击。

  就在此事之后不久,一个副所长带队去抓人,抓住一个,跑了一个,他让一个民警去追,民警说:“要追你去追,呛死算你的。”

  两件标志性事件后,派出所民警彻底投降了:一是找关系调离派出所,不用出警,不用抓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二是在派出所什么都不干杜绝引火烧身;三是出警无原则、无底线退让减少引火烧身。

  我作为分管案件的副所长,不仅要参与日常的值班、处理好案件,还要负责视频侦查组、抓获现行犯罪组、扫黄扫毒组的日常运转工作。

  这么多的工作想要一个人完全承担是绝无可能的,那么要物色民警分担不同任务指望什么?

  以前办理案件是有少量奖励的,如今随着财务制度越来越严格,很多该报销的钱都审核不通过,更别说发奖励和吃饭报销了。

  再好的人缘也有用尽的时候,干与不干拿一样的工资,甚至反而干活的更容易出错。久而久之,能干的民警也产生了厌恶工作的情绪,也想调到机关或者混吃等死。

  我为了调动手下民警的积极性,疏通上级关系,一年有时需要花掉几万元。妻子看着我天天不回家,而且常常工资也拿不回家,问我:“你图什么呢?”我心想,副所长、所长等一线的所谓领导,可能也就只剩下“面子好看、名声好听”了。

  还有,你辛辛苦苦为之奋斗十几年,可能会一夜“回到解放前”,职务一撸到底的,而原因可能就是辖区内的一个上访户进京闹访,可能就是辖区内的一家住户火灾,可能就是派出所内的一个醉汉猝死……

  对于机关单位来说,熬夜到12点那是天大的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第二天的休息。但对于基层派出所来说,别说熬夜,一夜不睡都属于正常。

  最可怕的是,无论你睡或不睡,没处理完的案子没人替你处理,嫌疑人的留置时间不会因为你要睡觉就停滞;无论你睡或不睡,需找你解决事情的群众可是睡醒了来的,不会因为你要睡觉就暂停。

  基层派出所值班24小时睡两三个小时,再加班8至12个小时不睡觉都很正常,所以在近年来因公牺牲的民警中,越来越多的是猝死和熬夜熬出来的年轻化的心脑血管疾病。

  不少派出所民警每三天雷打不动有24小时值班,剩下的时间不是回家休息,而是加班、执勤、清查,久而久之,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心里失衡越来越严重。

  曾经的派出所是其他任何公安部门都不敢轻视的地方,相当于一方诸侯,掌控着辖区内的大大小小、是是非非,甚至有很多机关的处级领导要去求一个科级的派出所长解决很多公事。

  过去某个机关单位要什么具体数据,需要本人到派出所来和所长、民警一起调研,现在要什么数据只要一个电话,而且还经常上午打了电话下午就要上报,当然交不上来就扣分。

  每个部门都认为自己的工作最重要,每个部门都认为自己的工作最着急,部门之间要数据“撞车”的情况时有发生。各部门各种统计表交织袭来,各单位各种“战役”交叉进行,各种检查铺天盖地,每个部门都说自己重要,哪项任务完不成都要扣分,一位老所长曾半开玩笑地说:“领导,我就这几个人,各个部门都找我伸手要战果,你们看着折腾吧!”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被分配到经济保卫科,科里只有一个科长和三个科员,他们每天处理的就是现在的经济案件,当时的派出所还不知道经济案件是什么东西。

  后来这个科改成了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下设几个大队、几个中队,自然领导一堆、民警一堆。

  然而,当他们的单位扩充到了原来人马的几十倍时,竟然一般经济案件不受理了,而要求派出所立案,他们只负责指导。

  这些年来,公安队伍从派出所一家独大,逐渐分化成了各种科室、各种大队,出现了巡警、特警、网警、经侦、食药环侦,甚至还有旅游警察。

  更难以理解的问题也来了,出警按说应是巡警职责,但现实中所有的警情都要派到派出所,巡警辅助派出所出警;网络犯罪按说应该是网警职责,但所有案件都要在派出所立案,再由派出所请求网警查询具体内容,网警不立案、不接待群众;经济犯罪按说是经济犯罪侦查警察职责,但大部分经济案件都要派出所立案,由派出所侦查,经侦部门负责业务指导;假药有毒食品案件按说是食药环侦警察职责,但所有案件也都要在派出所立案,食药环侦部门负责协助;旅游纠纷按说是旅游警察职责,但谁接警谁出警、谁出警谁负责,派出所仍然躲不过;消防管理按说是消防大队职责,但所有小场所消防管理都交给了派出所,消防大队只负责监督派出所;群众上访按说是信访部门职责,但信访部门只会告诉下面,某某人去哪里上访了,要求户籍地派出所民警赶紧去做信访人的思想工作……

  谁都知道,事儿在谁手里,谁着急、谁操心,谁担责任,而所谓的协助、指导、配合、监督,只是有了功劳沾边、有了麻烦脱身的套路。

  有个朋友曾开玩笑说:“警察面对麻烦就像抗洪,领导就是坐在指挥部的指挥员,机关民警就像帮助群众撤离的警察,巡警、刑警就像扛麻袋的武警官兵。”

  我说:“不错啊,都在一线共同努力嘛,怎么没有派出所民警?”他笑了笑说:“派出所民警就是扔到水里堵口子的‘麻袋’!”

  他的比喻倒是很形象,看似大家都在努力,但其他人至少都没有被扔进“水深火热”中。

  前几日,接到接警中心派警,说有人因为买了一双鞋不合适想要民警协助换鞋,双方无任何打架行为,无任何争吵。

  当我问接警中心,这种明明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警情为什么不引导报警人拨打工商部门电话解决时,对方一句话噎住了我:“我们只负责接警、派警。”同事安慰我:“兄弟,想开吧,他们派完警就没责任了,谁让咱们在派出所工作呢?”

  前几日,接到一个纯民事纠纷的报警,指导报警人去法院解决时,报警人因嫌法院打官司需交钱就是不去,并自己去了上级部门寻求帮助。

  上级机关责令派出所想办法把人接走并给报警人做通工作,还严厉斥责了派出所放任报警人到上级部门咨询的行为。

  后来这人又去了,并明确说是自己要来的,派出所能力不够,要求上级部门帮助解决,结果上级机关不仅不直接说明这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还让报警人再回派出所,并说派出所一定可以帮助解决问题。

  我曾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治安警,多年前不找关系、不送礼,过关斩将以多轮的满票当上了副所长。

  派出所是全国公安机关最小的战斗单元,也是一个脏活累活无处可扔的最后一个 “垃圾场”,充当着公安机关乃至整个社会的“排毒”功能,如果再不去拯救基层派出所,任凭这种形势和情绪蔓延下去,崩溃的看似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城门失火,殃及的岂止是池鱼!

  几乎从我当副所长的那年起,公车管理陡然异常严格了。不要说开回家了,就是出门都要报备登记并填写行车路线,上报油耗,而且晚上一律停在派出所,监控直接连接上级公安部门。

  由于开公车报备手续太麻烦,后来干脆很多事都开自己的车去,甚至因为公车车况太烂,为了自己的安全,连出差都开私家车去。

  我们派出所每天接警约四十起,且每年打击违法犯罪二百余人,使用公车出警、调查、取证、抓捕、提审、送押频率特别高,这还不包括侦查后未破案、抓获后未能处理的情况使用车辆所做的无用功。

  很多民警特别是能干的民警,本来就案子多,开自己的车干公家活就比别人多,心里不平衡这。这样一搞,一直以来的委屈集中爆发了:“有车就干,没车滚蛋!”

  绝大多数的一线民警认为,王文军脚踩周秀云的头发是不妥当的,回所报复殴打周秀云的丈夫是违法的。如果因此判王文军的刑罚,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

  而王文军出警过程中遭到周秀云及其家人的阻碍执法,现场制止并无过错,而周秀云的家人也没有因阻碍执法受到相应的惩罚,这让所有的一线警察人人自危、明哲保身。

  很多一线民警都说:“出个警,干个工作,回来竟然成囚犯了?她捏了我的蛋,我竟然还不能还手?干工作能出事,不干活就没事了呗。”

  现在很多消极出警的民警,对任何事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宁可自己窝囊一时,也不让麻烦粘自己一世。

  如果说王文军的事件废了公安机关的被动处置,那在北京雷洋案中的邢永瑞等涉案警务人员的事件就废了公安机关的主动出击。

  就在此事之后不久,一个副所长带队去抓人,抓住一个,跑了一个,他让一个民警去追,民警说:“要追你去追,呛死算你的。”

  两件标志性事件后,派出所民警彻底投降了:一是找关系调离派出所,不用出警,不用抓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二是在派出所什么都不干杜绝引火烧身;三是出警无原则、无底线退让减少引火烧身。

  我作为分管案件的副所长,不仅要参与日常的值班、处理好案件,还要负责视频侦查组、抓获现行犯罪组、扫黄扫毒组的日常运转工作。

  这么多的工作想要一个人完全承担是绝无可能的,那么要物色民警分担不同任务指望什么?

  以前办理案件是有少量奖励的,如今随着财务制度越来越严格,很多该报销的钱都审核不通过,更别说发奖励和吃饭报销了。

  再好的人缘也有用尽的时候,干与不干拿一样的工资,甚至反而干活的更容易出错。久而久之,能干的民警也产生了厌恶工作的情绪,也想调到机关或者混吃等死。

  我为了调动手下民警的积极性,疏通上级关系,一年有时需要花掉几万元。妻子看着我天天不回家,而且常常工资也拿不回家,问我:“你图什么呢?”我心想,副所长、所长等一线的所谓领导,可能也就只剩下“面子好看、名声好听”了。

  还有,你辛辛苦苦为之奋斗十几年,可能会一夜“回到解放前”,职务一撸到底的,而原因可能就是辖区内的一个上访户进京闹访,可能就是辖区内的一家住户火灾,可能就是派出所内的一个醉汉猝死……

  对于机关单位来说,熬夜到12点那是天大的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第二天的休息。但对于基层派出所来说,别说熬夜,一夜不睡都属于正常。

  最可怕的是,无论你睡或不睡,没处理完的案子没人替你处理,嫌疑人的留置时间不会因为你要睡觉就停滞;无论你睡或不睡,需找你解决事情的群众可是睡醒了来的,不会因为你要睡觉就暂停。

  基层派出所值班24小时睡两三个小时,再加班8至12个小时不睡觉都很正常,所以在近年来因公牺牲的民警中,越来越多的是猝死和熬夜熬出来的年轻化的心脑血管疾病。

  不少派出所民警每三天雷打不动有24小时值班,剩下的时间不是回家休息,而是加班、执勤、清查,久而久之,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心里失衡越来越严重。

  曾经的派出所是其他任何公安部门都不敢轻视的地方,相当于一方诸侯,掌控着辖区内的大大小小、是是非非,甚至有很多机关的处级领导要去求一个科级的派出所长解决很多公事。

  过去某个机关单位要什么具体数据,需要本人到派出所来和所长、民警一起调研,现在要什么数据只要一个电话,而且还经常上午打了电话下午就要上报,当然交不上来就扣分。

  每个部门都认为自己的工作最重要,每个部门都认为自己的工作最着急,部门之间要数据“撞车”的情况时有发生。各部门各种统计表交织袭来,各单位各种“战役”交叉进行,各种检查铺天盖地,每个部门都说自己重要,哪项任务完不成都要扣分,一位老所长曾半开玩笑地说:“领导,我就这几个人,各个部门都找我伸手要战果,你们看着折腾吧!”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被分配到经济保卫科,科里只有一个科长和三个科员,他们每天处理的就是现在的经济案件,当时的派出所还不知道经济案件是什么东西。

  后来这个科改成了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下设几个大队、几个中队,自然领导一堆、民警一堆。

  然而,当他们的单位扩充到了原来人马的几十倍时,竟然一般经济案件不受理了,而要求派出所立案,他们只负责指导。

  这些年来,公安队伍从派出所一家独大,逐渐分化成了各种科室、各种大队,出现了巡警、特警、网警、经侦、食药环侦,甚至还有旅游警察。

  更难以理解的问题也来了,出警按说应是巡警职责,但现实中所有的警情都要派到派出所,巡警辅助派出所出警;网络犯罪按说应该是网警职责,但所有案件都要在派出所立案,再由派出所请求网警查询具体内容,网警不立案、不接待群众;经济犯罪按说是经济犯罪侦查警察职责,但大部分经济案件都要派出所立案,由派出所侦查,经侦部门负责业务指导;假药有毒食品案件按说是食药环侦警察职责,但所有案件也都要在派出所立案,食药环侦部门负责协助;旅游纠纷按说是旅游警察职责,但谁接警谁出警、谁出警谁负责,派出所仍然躲不过;消防管理按说是消防大队职责,但所有小场所消防管理都交给了派出所,消防大队只负责监督派出所;群众上访按说是信访部门职责,但信访部门只会告诉下面,某某人去哪里上访了,要求户籍地派出所民警赶紧去做信访人的思想工作……

  谁都知道,事儿在谁手里,谁着急、谁操心,谁担责任,而所谓的协助、指导、配合、监督,只是有了功劳沾边、有了麻烦脱身的套路。

  有个朋友曾开玩笑说:“警察面对麻烦就像抗洪,领导就是坐在指挥部的指挥员,机关民警就像帮助群众撤离的警察,巡警、刑警就像扛麻袋的武警官兵。”

  我说:“不错啊,都在一线共同努力嘛,怎么没有派出所民警?”他笑了笑说:“派出所民警就是扔到水里堵口子的‘麻袋’!”

  他的比喻倒是很形象,看似大家都在努力,但其他人至少都没有被扔进“水深火热”中。

  前几日,接到接警中心派警,说有人因为买了一双鞋不合适想要民警协助换鞋,双方无任何打架行为,无任何争吵。

  当我问接警中心,这种明明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警情为什么不引导报警人拨打工商部门电话解决时,对方一句话噎住了我:“我们只负责接警、派警。”同事安慰我:“兄弟,想开吧,他们派完警就没责任了,谁让咱们在派出所工作呢?”

  前几日,接到一个纯民事纠纷的报警,指导报警人去法院解决时,报警人因嫌法院打官司需交钱就是不去,并自己去了上级部门寻求帮助。

  上级机关责令派出所想办法把人接走并给报警人做通工作,还严厉斥责了派出所放任报警人到上级部门咨询的行为。

  后来这人又去了,并明确说是自己要来的,派出所能力不够,要求上级部门帮助解决,结果上级机关不仅不直接说明这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还让报警人再回派出所,并说派出所一定可以帮助解决问题。

  有的民警认为,能否好好活着和安全退休,拼的是运气、靠的是天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rowforkids.com/fusuochang/1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